财产损害赔偿

童飞霜:财产损害赔偿中营业收入损失之认定
更新时间:2019-12-12 17:13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财产损害赔偿中的损害应区分直接损害与间接损害、积极损害与消极损害适用不同的认定规则。认定侵权责任成立,须考量侵权行为与直接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适用必然因果关系原则和But-for规则;确定损害赔偿范围,须考量侵权行为与间接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适用相当因果关系原则和合理预见规则。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中的营业收入损失,性质上属于间接损害、消极损害,其范围的确定受自身性质、因果关系以及法官自由裁量权的影响。

  源电站与郭善均因江源电站租用普乐镇江背村桂花组土地支付租金产生争议,2015年12月19日12时许,郭晓波、郭金雄、郭善均、郭早平四人用锄头等工具将江源电站的一处水渠挖毁。同日下午,四人又拿锄头将江源电站泄水闸门旁边一处水渠墙体挖毁。2016年1月至3月,江源电站停止发电。2016年4月,郭晓波组织人员将挖毁的水渠修复,当月江源电站恢复发电。2016年9月13日,郭晓波、郭金雄、郭善均、郭早平四人因损毁水渠被桂东县公安局予以公安行政处罚。江源电站提起诉讼,请求四侵权行为人赔偿停产停业期间的电费损失95 076.19元。

  湖南省桂东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是一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一、郭晓波等四人挖毁江源电站水渠对江源电站停产有无直接因果关系;二、江源电站停产造成的损失是多少。

  关于焦点问题一,郭晓波等四人于2015年12月19日将江源电站两处水渠挖毁,是侵权行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2016年4月,郭晓波等四人已经将挖毁的水渠修复。从江源电站历年发电数据可知,2012年1月至3月、2013年1月至3月、2014年1月至2月江源电站都有停产的情形,江源电站2016年1月至3月停产的事实存在,江源电站对郭晓波等四人的侵权行为与电站停产有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江源电站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郭晓波等四人的侵权行为与电站停产有直接因果关系。

  关于焦点问题二,江源电站主张根据2015年10月、11月和2016年5月、6月四个月平均发电量计算2015年12月19日至2016年4月19日的停产损失。因电站的发电量受雨水影响,案发时正处于冬季枯水期,对比2012年至2016年江源电站同期发电量数据可以得知数据相差较大,江源电站该主张不成立。江源电站停产损失无法查明。江源电站第二项诉讼请求要求修复闸门,但没有提交证据证明闸门损毁的事实。

  综上所述,江源电站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郭晓波等四人挖毁水渠对江源电站停产存在因果关系、江源电站停产造成的损失数额和闸门损毁的事实,经法院释明,江源电站对其诉讼请求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桂东县江源电站的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2177元,由原告桂东县江源电站负担。

  江源电站不服一审判决,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称:1.虽然2012年到2014年江源电站在枯水期零发电,但2014年4月到2015年12月江源电站全年发电,一审法院以2012年到2014年3月的发电量推论2016年1月到4月停产停业期间是因冬季枯水期不能发电,免除郭晓波、郭金雄、郭善均、郭早平的赔偿责任错误;2.桂东县气象局2013年至2016年每月降水量证明显示,2016年1月至4月皆为丰水期;3.江源电站的发电效益取决于降水量的大小、电机正常运转两大因素。2016年5月至12月的电费总收入125492.8元除以该期间总降水量1222.8毫米,得出每毫米降水量能产生102.6元的发电效益。因此,2016年1月至4月停产损失为738.7毫米(1-4月降水总量)×102.6元/毫米=75790.6元。

  江源电站在二审中提交了三份新证据:1.桂东县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